尋回自己的力量
關於部落格
我走在豐盛之路中,與自己相遇、看見自己、展現自己。
  • 1033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勇闖情海 EQ高手培訓營】新竹梯次有感

吃飽了之後,和白老師一起走路到朋友家,這兩天,由於朋友大方出借他們家尚未出租的空間,我和白老師才能夠有個離營隊近的地方落腳。那天晚上,朋友說那家日本料理店離他家不遠,於是就和白老師一起走路過去,雖然白老師手上有地圖,但是,遇到小路卻還是覺得在迷霧中,像是在走迷宮似的,不過,心裡倒也不擔心,想著總會走到的。一路上除了看地圖,偶爾也會問人,如此,也一路找到了朋友家。雖然跟白老師說我們是在探險,但我覺得也不真是探險,在新竹,那裡看起來還蠻熱鬧的,並沒有前不著村後不著店,只要穩穩地找,總會找到的,而且我們所走的方向是正確的。
 
到了隔天,我和白老師一早就到營隊地點做準備,不過,沒想到我們在準備的時候就有孩子來了,所幸已經將座椅和投影機等都先調整好了位置,孩子來了,也就可以入座了。接下來,其他的孩子也陸陸續續地來到營隊,並且也一個一個地選了想坐的位置入座。
 
第一天的時候,孩子都比較跟自己熟悉的人在一起,在中場休息的時候,可以看到孩子三三兩兩地各自做想做的事情,有的孩子會玩起來,有的孩子會在座位上畫畫,有的孩子是在一旁看著其他孩子玩,每個孩子都用各自的特質在這個空間中彼此互動中,而融合成一股他們在這空間中營造出的氛圍。
 
在這兩天的時間裡,這些孩子用他們各自的方式參與活動,有的孩子十分認真地寫筆記,同時也認真地想想自己對於那些感到不愉快的事情還可以有什麼樣的方式處理,那些孩子也真的為他們自己想到了還可以怎麼做的方式。在他們想到了其他方式的時候,他們也願意跟大家分享,雖然在台前說話時會有些怯怯的,不過,他們仍然鼓起勇氣地說。這讓我覺得孩子比大人還要有勇氣面對事情,有時,我們大人在遇到事情時還會因為面子問題而不肯放下身段,可能就讓事情在那僵著,而孩子是真的想要找到事情的解決方式,而且是為自己如此去做。
 
有的孩子不願意安安靜靜地坐在椅子上,而是會不時地晃來晃去,對於這些孩子,我們給予他時間,但也會邀請他一起參與活動。雖然一開始,他們不怎麼會參與,但是,卻也可以感覺得到他們正在注意我們所進行的事情,當我們提到了些什麼,那晃來晃去的孩子有時還會提出他的看法,而且並不是胡亂地說,是因為我們所說的,他聯想到了些什麼而說。而在一次次的邀請,讓孩子用不同的方式參與活動,像是擔任小助手,或是讓孩子用他自己的方式表達,像是有的孩子用默劇跟大家分享他對於事情的感覺,可以看到孩子越來越在這個團體之中一起和大家進行活動。對於這類的孩子,以前我會很焦慮,焦慮不曉得怎麼跟這樣的孩子相處,也會焦慮不曉得怎麼讓他回到活動當中,但是,現在我沒有像以前那麼焦慮,而是就看著他們,接納他們的情形,然後一次次地邀請。我發現孩子在感覺到自己被接納了的時候,他們會覺得安心,同時也會願意跟大家互動。我想,孩子會不願意說或是鬧脾氣,大多時候是感覺到自己不被理解、不被接納,但也不曉得怎麼面對這個覺得不被理解、不被接納的自己。在這兩天的營隊當中,我們用各種方式帶著孩子學習接納自己,在一次又一次的練習當中,只要孩子願意一起練習,孩子也就一次又一次地逐漸接納他們自己,當他們逐漸接納了自己,心也就逐漸地安穩下來。
 
看到孩子這樣的情形,我想到了我自己,以前的我在練習這些讓自己平穩下來的方式的時候,還不斷地在心裡產生懷疑,覺得真的有可能讓我自己平穩下來嗎?有一陣子還不怎麼認真地做,而在前一陣子,當我願意好好地做,即便仍然不時有情緒起伏,但是,我可以感覺得到那情緒起伏的情形越來越小,而且,我的心是越來越能夠安在在當下。這些方式雖然簡單,但是,它所帶來的效用卻不是可以想像得到的,當然,也得要我真的願意認真地做才行。這讓我想到以前學寫字的時候,覺得一筆一劃這樣子寫太累了,就很羡慕那些可以將草書寫得很漂亮的人,也很希望可以像他們那樣寫出漂亮的草書,不過,長大之後,字越寫越草,但是,卻不是那種漂亮的草書,我就覺得很納悶為什麼會這樣,不是很自然地就可以將字寫成那樣漂亮的樣子嗎?直到前一陣子學習了形線畫,在練習當中,我才發覺為什麼我的草書寫得不漂亮,雖然之前在上課的時候,我的老師,Kaisha老師,有提醒草書也是由寫好楷書來的,只是在課堂上時,我還沒有深切的體會,直到練習的時候才有這樣的體會,就是能夠寫得一手漂亮草書的人,他的心是平穩的,每一筆畫都帶有力量,而能夠如此,也是奠基於之前在書寫時是一筆一劃好好地寫。這一筆一劃看起來簡單,但卻是我們容易忽視的地方,而也是這看起來簡單的地方,當我們願意好好地正視它,我們就能夠在逐步的累積當中,漸漸地感受到我們因此而產生的力量。
 
在這次的營隊當中,有的孩子習慣在一旁看著其他孩子玩,似乎光這樣看著就足以讓那孩子覺得開心。有一度,我還以為那孩子正和其他孩子一起玩,但是,後來看到那孩子和其他孩子的互動情形,我才曉得原來那孩子並沒有跟著其他人一起玩,但他那開心的樣子、跟著其他孩子一起動的樣子,真會讓人覺得他是那群在玩的孩子中的一個人。這孩子讓我印象深刻,原本我以為他是內向、害差的人,因為看他不怎麼真的跟其他孩子互動,但是,在第二天時,換了座位,這天,我注意到他跟旁邊的人有說有笑地聊天,下課時,他們也會一起做些事情。他這樣的轉變讓我感到驚訝。其實想想,我以前也像那孩子一樣,雖然跟同學或朋友在一起,但是並不真的跟大家在一起,只是在一旁觀看,原本我以為自己只是比較害羞,後來,跟著Kaisha老師學習一段時間之後,我才了解到我那不是害羞,而是我想要保護我自己,因為害怕自己受傷,因此讓自己跟別人之間保持一段距離,覺得這樣我就不容易感到受傷了,但是,後來才發現其實這樣子才容易受傷,因為太在意別人了,如果不在意別人,那麼我不會刻意跟別人保持一段距離。回想我從跟別人刻意保持一段距離到願意敞開心來跟人互動,我還真花了一段時間,而那孩子在短短的一天當中就做到了,這讓我覺得孩子真的並不難帶,只是我們常用了我們自以為的方式去看待孩子而以為孩子難帶,只要我們放下那些對孩子既定的想法,就能夠找到引導孩子的方法。
 
在這兩天當中,我有個比較深的感觸,就是每個孩子都有他們自己的特質,而我們要做的是尊重他們各自的特質,讓他們在事情當中展現出各自的特質。而對於我自己,我並不真的看見了我自己,我通常看到的是別人做到了些什麼,但不怎麼看到我自己做到了些什麼,常常別人對我說我做到了些什麼,我還是覺得納悶,我真的做到了這些嗎?這是一個有趣的情形,我對於我還沒有做到的部分,會去觀察,但是,卻對我做到的部分不怎麼觀察,這樣的情形,其實是在說我還不怎麼接納我自己,雖然已經比以前的我更能夠接納我自己了,以前的我連我還沒有做到的部分也不怎麼去觀察,還以為我做到了。也因為仍然習慣於看別人做到了些什麼,而對別人能夠那樣子做而感到羡慕,也會希望我可以那樣子做到,但是,我可能已經用我的方式做到了,而我沒有去看到這個部分。在看到孩子們在整個營隊活動中展現各自的特質,每個孩子都是如此地獨特,也由於他們各自的獨特,在營隊活動中,他們彼此揉合交織出專屬於這個營隊的氛圍。我不禁想,那麼我有必要像別人那樣子嗎?別人有他自己的特質,他只是展現他自己的特質,那麼我自己,要做的是用適合我的方式去做,只要我隨時觀看自己,讓自己保持敞開、安穩的心去做,那麼在做當中自然就會展現出我的特質。就像蝸牛和鳥,牠們各自用自己的方式往要前去的方向前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